燕赵晚报:“不让学生署名”身份歧视损伤学术创新

杨朝清

2016年06月22日09:23  来源:燕赵晚报
 
原标题:“不让学生署名”身份歧视损伤学术创新

  复旦大学“70后”海归副教授郑磊这几天“火”了。他与研究生合写的一篇论文,被国内一家核心期刊约稿,不料在最后发表前,对方突然提出硕士生不能联合署名,只能保留导师自己的名字。沟通未果后,郑磊果断做出了“不让学生署名,我就只能撤稿”的决定。(6月21日 新华网)

  导师和研究生合写论文本是一件平常事,“不让学生署名撤稿”则让我们见识了一位大学教师的责任和担当。在社会分工越来越专业化、精细化的当下,一篇论文由导师和一名或者多名研究生合作撰写再正常不过,“不让学生署名”则让人们体验到了这家核心期刊的傲慢与偏见——“不管你们怎么样,反正我们就这样”,这样的自弹自唱,在本质上是双方权利失衡的产物。

  研究生和导师合作撰写也好,研究生撰写署上导师姓名也罢,论文“联合署名”成为一种约定俗成、心照不宣的“潜规则”。一方面,研究生在论文撰写过程中得到过导师的指教,在论文发表的过程中得到过导师的帮助;另一方面,在一个盛行符号互动的时代里,导师的身份标签有助于提升论文的身价和分量。

  这家核心期刊为了保障论文的品质,对论文设置一些门槛无可非议。只不过,“硕士生不能联合署名,只能留下老师的名字,除非学生是博士生”的自弹自唱、孤芳自赏,显然经不起推敲。这家核心期刊的“身份歧视”,不过是“重资历、轻学术”的国内学术生态的条件反射。

  尊重知识、尊重劳动,创新能力在本质上也是一种文化资本。“为徒争署名”的郑磊成为不少网友心目中的“好导师”,就在于他做到了许多人不愿意也不敢做的事情。面对核心期刊的傲慢与偏见,一些大学教师选择了妥协、退让的方式,不愿意破坏与核心期刊的合作关系;郑磊没有忽略研究生的利益诉求,懂得尊重他人的劳动付出和学术创新;另类的“不让学生署名撤稿”,折射出一位大学教师的是非观和价值观。

  在一个改革和创新的时代里,给年轻人提供机会,要少一些“口惠而实不至”。这边厢,“重视年轻人”、“鼓励青年人创新创业”不绝于耳;那边厢, “重名轻实”、“尊老歧幼”却屡见不鲜甚至习以为常、见怪不怪。当年轻人的创新热情得不到呵护、年轻人的创新缺乏平台和渠道,必然会损伤他们创新的意愿和动力。

  “不让学生署名撤稿”犹如一面镜子,折射出当下学术创新一些人为的“藩篱”。“好导师”郑磊的价值坚守,说到底只是为人师者的一种本分;可是,在社会底线不断被突破的格局下,这样的本分就显得弥足珍贵。减少身份歧视,多一些“以实力论英雄”,学术创新才会更有活力。

(责编:董晓伟、王倩)